跳楼后恢复的这段时间,殷商表面看着已经很平静了,医生也以为他开始逐步从阴霾走出来,但没有想到他再次发了疯。
    后来是常家的私人医生过来给他打了一针镇定剂,殷商才平静下来晕过去。
    徐助理巴不得,立即就带着人回医院了。这次恐怕又得在医院关一段时间才能出来。
    宛宛在常家老宅住了两个月,常深便带着她回独山湖别墅。
    在老宅住着不方便,常深每天进进出出她的房间,常父看着心梗。殷丽媛劝了他好几次,但常父一生守规矩,实在接受不了一双儿女做出这样的事。殷丽媛见劝不了,索性也不劝了。
    常深跟她说要带宛宛回独山湖,殷丽媛虽然舍不得,但女儿交给儿子她还是很放心的。她只希望他们能藏好一点,千万别被人发现了。
    宛宛已经开朗了不少,常深打算送她回学校读书。
    三年前出事的时候她才读大一,三年过去了,和她同届的同学或是出来工作,或是选择继续深造,只有她还停留在原地。
    常深怕宛宛一直待在家里会闷,没事干的话东想西想,容易出问题。于是先是去询问了一下她的意见。
    宛宛摇摇头又点点头,犹犹豫豫地答应了他。
    “宛宛别怕,哥哥陪你一起。”他知道她担心什么。
    那么久没回学校上课,一切以前正常的生活都离她很远了,她接受他都花了很长时间,回到跟以前一模一样的生活对她来说是一种很大的心理挑战。
    没事,他会陪她。
    常深两天就跟学校那边沟通好了,学籍信息、课程安排还有一些琐事学校那边全部安排妥当。常深亲自出面,让学校那边的效率高得惊人,宛宛随时可以回去读书。
    她从大一下学期接着念,常深陪读。
    因为身份特殊,宛宛背着画具去上课的时候他就在教学楼下的车上坐着等。
    有时候一等就是一个上午或是一个下午,常深时间多,耐心更足,在车上/>总之,他受不了妹妹离他太远。
    宛宛长得好看,对外人的时候性格安静乖巧,很快同专业的同学都注意到了她。短短几天她就被人要了几次联系方式,宛宛全部婉拒了。一放学就下楼找哥哥,中午吃饭休息也不在学校,跟着常深回独山湖住,那些要联系方式的男同学就算想约她都难,一放学人影就不见了。
    宛宛不住校,但学校给她在宿舍安排了一个床位,舍友都是比较好相处的,宛宛去过一次,放了一些洗漱用品就走了。
    这倒勾起了其他三个舍友的好奇心,平时在宿舍的时候就八卦一下她们这位还没在宿舍住过的漂亮舍友。
    常深的车就天天停在教学楼下,每天放学她们都能看见宛宛向那辆黑色的商务车奔过去,然后车门打开,能瞥到一眼坐在车里面的男人身影,但脸一直没见着。不过光看男人坐在里面的身段,就已经足够令人遐想了,脸也肯定差不到哪里去。
    宛宛觉得,自己虽然还没有完全适应现在的生活,但平时和同学们交际并没有什么大问题。
    她好歹自己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一年多的时候,学会了看人眼色,平时同学们之间的话题她也能轻易融进去,不再像以前那个看起来孤僻的、高贵冷漠的小公主。不过一些社团活动她却不会参加。
    同学们最近在商量来一场夏日郊游,上课了但教授还没来,他们便聚在一起商量郊游地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