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为一家大企业的老总,顾修年的时间是非常宝贵的,行程安排比那些当红流量明星还要满,自然没办法天天和顾怜见面。
    顾怜以前见到爸爸,就像老鼠见到猫,现在虽然还是有点怕他,但心情已经不一样了。
    那暧昧的,暗搓搓的秘密,让她不小心想起,都会面红耳赤,心跳加速。
    顾怜这两天忙着考驾照,因为家里有司机陪练,她技术还算不错,每个科目都考得很顺利。
    从考场出来时,顾怜浑身轻松,给许琦琦打电话,约她出来吃晚饭,顾怜今晚想吃法餐。
    许琦琦接电话的时候,气息有点不稳,仔细听还有点喘,那种声音很暧昧,让顾怜有点耳热,说了两句后便匆匆挂断电话。
    这家伙,该不会大白天和男人在做爱吧?!
    自从许琦琦破处,还跟顾怜说做爱很爽后,她好像就经常和人做爱,也不知道那男人是谁,顾怜问她她也不肯说,神神秘秘的。
    晚上两人在法式餐厅碰头,顾怜又忍不住追问许琦琦,“你这个恋爱,怎么谈得神秘兮兮的,男朋友是不能见光的吗?”
    许琦琦眼神躲闪,语焉不详地说:“不算男女朋友,就……炮友吧,炮友有必要带出来见人吗?”
    顾怜怀疑地打量她,“真的?”
    “我没事骗你干嘛!”许琦琦拿起菜单,说:“听说这家鹅肝不错,试试?”
    “好吧,姑且信你。”
    之后两人边吃边聊,说起有几个同学,都开始内销谈起恋爱来了。
    “你呢。”许琦琦问顾怜,“是想等去大学再谈恋爱吗?”
    顾怜心不在焉地切着盘里的肉,说:“目前没这个打算。”
    许琦琦啧啧两声,说:“别啊,学生生涯不谈几场恋爱,就是不完美的生涯!你有钱有颜,读书还聪明,随便勾勾手指都有一堆人扑过来。”
    顾怜脑子里闪过男人解扣子,卷袖子的模样,脸有些热,说:“我不喜欢太幼稚的。”
    许琦琦接话,“那就是喜欢成熟的,也不错,成熟男人有魅力,玩得起,花样还多。”
    顾怜挑眉,抬眼看她,说:“所以你那个炮友,是个年纪大的成熟男人。”
    许琦琦被噎了一下,红着脸说:“怎么又扯到我身上!”
    一餐饭吃完,许琦琦提议叫其他人出来玩,顾怜不太想去,她最近觉得一帮人整天凑在一起吃吃喝喝挺无聊的,还不如回家陪家长。
    不过顾修年最近应酬不少,很少回家吃晚饭。
    顾怜拿出手机看信息,发现妈妈半小时前给她发信息,说爸爸今晚很早就回家了,只不过心情很差,没吃几口饭就把自己关书房里了。
    顾怜心跳漏了一拍,她已经有两天没见到爸爸了,她忙给妈妈发信息,问爸爸为什么心情差。
    徐梦回复:好像有个分公司出了问题,问题还不小,他在公司发了一通脾气,晚上的应酬也没心情去。
    顾怜回她:我现在就回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