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么她的光脑,是从哪里来的呢?答案呼之欲出。
    当把这一切都联想到一起后,那么对方的行为看起来确实就非常反常了。
    拥有光脑的兔女郎混入赌场不是为了赌博,而是为了找人。如果只是单纯的与人联系,为什么要这么大费周章?
    “说起来她的举动跟我们很像呢,只是我们是为了找她,而她又是为了找谁呢?”
    纪颜奚再次看了眼周围的摄像头,打消了直接冲进房间内的想法。虽说是下城区,但这里毕竟是最大的赌场背后的势力无从得知,得小心行事。
    时间在一分一秒流逝,时晚意站的腿都发酸了,看了眼身旁笔直的omega她将身子稍稍靠在了对方身上。
    “咚——咚——咚——”
    钟声从一楼传来,意味着新的一天开始。
    此时已经过零点,奇怪的是那兔女郎到现在都迟迟没有出来,就仿佛消失了一般。
    她们不可能在这里等一晚上,随着夜深陆续会有人上来休息,到时候躲在角落就不好解释了。
    “这样等下去不是一个办法。”纪颜奚开口说道。
    时晚意站直身子伸了伸腿,“或许真是消失了呢?”
    “这里只是休息室,赌场没有提供住宿的服务不然附近酒店也不会有那么好的生意。如果不是因为实在撑不住,谁会来赌场把时间浪费在休息室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