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星期后,某饭局上。
    要说一桌人最年轻有为的属闻淮,那最春风得意的就属最近谈成好几桩生意的宁承了。
    酒足饭饱后,不知道谁挑了个头,说起了自己那不争气的儿子,满是苦恼,“前段时间要自己创业,结果亏了几千万,最近又说要投资电竞行业,给他安排的相亲也不去,唉……”
    看了眼唇角挽着淡淡笑意却不搭话的闻淮,老总不禁侧头问,“闻总今年也才25吧?”
    “是。”闻淮客气回,“几个月前刚过完生日。”
    “我家那个也才24,可惜没闻总一半有出息。”一个还在伸手问爹要钱,一个早已走上了顶峰。
    当初闻老爷子一手创下闻氏,可儿子闻正尧却对商界没有兴趣,硬是走上了军政道路,本以为闻氏会慢慢没落下去,可曾想闻正尧又生了个好儿子。
    这话头一出,不少人纷纷附和,不是说自己家的那个逆子不听话,就是沉迷什么赛车游戏,总之干的没一件正事。
    闻淮听着漫不经心地提起,“我记得宁总生的是个女儿?”
    其实宁承早就听得骄傲极了,嘿嘿,幸好他生的是女儿。
    他家泥泥不知道有多听话,从来都不会跟人鬼混!
    但人家个个说得唉声叹气的,他也不好直接炫耀自己有个乖女儿,谁知心里憋得难受时闻淮突然就递过来一把梯子。
    他意外的看了闻淮一眼,克制又不失礼貌地说,“对,比闻总小几岁,我家女儿倒是乖得很,出去玩都会给我打电话。去年我身体不舒服住了院,小姑娘哭哭啼啼的亲自照顾了我半个月……”
    宁承一副我家女儿也就亿点点乖啦,又说起前几个月父亲节,宁泥给他买了台按摩椅,还跟妻子一起做了蛋糕给他惊喜,平常更是时常惦记着他的身体。
    最后一脸无奈又幸福的以一句‘平时在家小姑娘都不准我喝酒,说喝多了对身体不好’结尾,听得其余人一脸羡慕,连连惊叹。
    “还是女儿好啊,女儿是爸爸的贴心小棉袄……”
    “可不是嘛,我家那臭小子可没这么关心过我,找我就是要钱……”
    宁承把自己的女儿夸得天上有地上无的,听得旁边人不禁问,“老承,你女儿现在还没处对象吧?你看我家儿子怎么样?”
    对于宁家之前婚事泡汤的事,其余人也有所耳闻,毕竟宁承前段时间打击一家小公司也不是什么秘事。
    宁承听到旁边老总的话却认真想了想,经过订婚宴一事,他也明白了过来,找个门槛比他们家里低的也不是什么好事,说不定人家只是为了巴结他们,要是万一哪天他出了事他家泥泥还不知道怎么被人欺负。
    如今看来还是得门当户对,还得心里有他的乖女儿。
    而他之前也见过这位老总的儿子,长得一表人才,能力也有点。
    一番沉思过后宁承也没草率应下,想了想后答,“这种事毕竟还是得讲究个缘分,我家小姑娘玩心也大,前些天一个人跑出去旅游了,这样——”
    还不等‘等她回来我与她好好说说,两个人可以先认识认识’说出来,一直默不作声的闻淮突然打断两人的谈话,“宁小姐好像有男朋友了。”
    两人齐齐转头看向闻淮。
    闻淮神色淡淡,不经意说,“上次无意看到了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他本来不想在这个不恰当的时机说的,不然小姑娘知道又要跟他闹了。
    可眼看着未来岳父就要给他的泥泥相亲了,他自然也就管不了那么多了。
    他的话果然让兴致勃勃的两人歇下劲来。
    既然闻淮看到了还这么说,那自然不可能是假的,老总哈哈笑道,“看来我家那个儿子没那个福分……”
    宁承笑着揭过这个话题,心里却疑惑不已,他怎么不知道泥泥有新男朋友了?
    饭局结束后,众人依次离开。
    宁承也准备回家,可谁知走了没两步身后就响起熟悉的声音,“宁总。”
    他转过身看见闻淮,微微一愣后客气道,“闻总。”
    闻淮轻笑,“我比宁总女儿大不了两岁,您叫我名字就好。”